文苑交流QQ群:131705431
  • 文苑首页 >> 散文 >> 文章正文
  • 最起伤愁黄昏后

    类别:散文 作者:云深不知处 给他发短信 日期:2018/6/24 19:04:00 网友阅读:85次 网友推荐:6次  字号:   

    我习惯午睡,说是午睡,那也是下午两点钟后。不知是机缘巧合,还是心有灵犀,一觉醒来,常常已是黄昏。

    慵起倚床头,点燃一支烟:有阳光的日子,就默默地看,帘隙一缕夕阳,从床前慢慢消退时的那种恬淡;下雨天,就静静地听,雨淅淅沥沥的幽怨;无雨无夕阳,就半开窗户,和窗前树叶不厌其烦地含情脉脉。

    古人此时,则:要么、“向晚意不适,驱车登古原。”惆怅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;要么、“守着窗儿”伤愁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”;要么、“丝纶阁下文章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。”感叹“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薇郎。”

    不是我和古人多愁善感,而是在这太阳落幕的悲情时分,让人着实于心不忍“隔江犹唱后庭花”。

    撇开伤愁看黄昏,其实黄昏很美好。鸟归林,你啼我鸣,把薄暮的树林温暖;人归家,欢声笑语,把冷清的家祥和;夕阳归远山,瑰丽和煦,把落寞的远山温馨。这次第、再坚强的心,也会禁不住柔情万丈!

    黄昏也很美妙。古人常常这个时分:“人约黄昏后。”

    如今,不知是否还有人“人约黄昏后”。反正我年青时是约无可约,现在人到中年是约不能约。便心如止水地坐在沙发里,附庸风雅地品着茶,独守、白天一切喧嚣与纷扰,被夕阳带去远山后的这份宁静。

    宁静、对于不甘寂寞的人来说,也许是一种熬煎。可对于厌烦已人生总是那样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我而言,却是一种享受!

    更进一杯茶,闲望门外,门外一棵不知名的树,为赶春,也开满了不怎美的花。无人问津,兀自自开自谢,弄得遍地落英。路人、匆匆践踏而过,竟无一个惜花人,为她殓葬芳魂。不久、她只有无奈地化作尘,自己把自己葬在风中。此景,好不叫人思念林黛玉。如果她今尚在,这同样为春添了色彩,只不过平凡了些的花,晚景或许不会如此凄凉。

    后窗外、大片房屋被拆。放眼望去,残垣断壁,遍地瓦砾。满目尽是一簇簇杂草、野花。白天,阳光明媚的日子,尚有蜂蝶嬉戏,有几分生气。到黄昏,无人光顾,便一片戚寂,很显荒凄。

    几年前、那里虽不繁华,但也不荒凄。是谁、自以为是推翻了它的朴实,却又、言而无信不给它的浮华?!

    远方东天上,月亮、天还没黑,就早早地爬了出来。不知是赴谁的约会?这么急。自然不是赴我的约会。因为我没约过她,她也没约过我。

    既然、在这美妙时光不期而遇,不妨歇歇脚,且让我为你杯沏茶,咱俩心中想说,而又从来没跟不懂自己的人说的知心话。

    然而、她高不可攀,怀春不遇有苦难言;我历尽沧桑,无限心事欲说还休。只好无声胜有声地惺惺相惜。

    令人遗憾的是、一片路过的云遮住了她。不解风情的云啊!你自去热衷你的天边,何来让两个难得一见如故的人,又归于失落与落寞呢?!

    暮色,越来越浓。拉亮屋里的灯,明媚我从来无人回眉的窗棂,不抱希望地继续守候,一双千古迷茫的眼眸、舍我其谁的眷恋;开小差的晚风,半开我一直终日谁来的家门,强人所难地依然期待,一个百年不遇的知音,不期而至的造访……

    本文评论 (共 0条)


关注成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