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交流QQ群:131705431
  • 牵丝戏故事(根据歌曲《牵丝戏》拓写)

    类别:小小说 作者:妤墨 给他发短信 日期:2016/1/19 11:33:58 网友阅读:5649次 网友推荐:18次  字号:   

    风雪夜,月凉。

    我斜斜坐在角落,看你从院外抱进拾来的柴,携着严冬雪夜凛冽的寒风,肩上的雪,像鬓边发尾散淡的白。

    我抬眼透过破陋的窗,瞥见院外一株红梅,隐了几个蕾,却在风雪中轻颤瑟缩,竟不似傲雪的风骨,这般憔悴沧桑。

    你终于坐定,伛偻着升起一簇火,湿柴不易点,连火苗都恹恹的,倒是与这惨淡的天气相得益彰。我歪头,发丝软软的压在彩绸之下,心里细细数着,又是一个年头,又是一年寒风淅沥,遥天万里,暗淡同云幂幂;冻结南云,霜霰朔吹,纷纷六出飞花坠。

    你蜷在火堆旁,伸出双手,微微靠了靠,踱几步来寻我又走回火边,将我放在怀里,用手微微轻摩着。我轻笑,这双手粗糙不堪,每每严冬腊月都会皲裂出伤口,可我还记得很多年前它柔软的触感。是哪年开始粗糙起来的呢……我们去大漠的那年?还是后来被胡骑掳到塞外草原的那一年?真是太久了,仿佛屋外的风雪也进了我的头脑,混沌迷蒙,不知年月。

    看着你的面容,眉间眼角的皱纹像树叶延展开来的层层脉络,散开的却不是生的气息,而是颓老和忧郁,看着你的眼,我在心里微微叹息,眼底的沧桑覆了其他些许细微的感情,就像,肆虐的风雪掩埋大地一般。我却还记得当年初见时你的眼,呵,虽还未成年,却那般英俊,剑眉星目,那双眼灵动璀璨如星,让我在熙攘的人潮中一眼望见你,世界瞬间安静,于是我笑了,然后旋出一曲惊鸿,花繁,浓艳想容颜,云想衣裳光璨,新妆谁似,可怜飞燕娇懒。名花国色,沉香亭畔倚栏杆。

    我正回想着,门却被推开。这风雪夜竟还有旅人,青衣长衫,似是个书生,也在这破庙之中将就一晚,便与你攀谈起来。我在一旁静静听着,你的手惯常的把弄着细细的银丝,书生好奇的打量我,笑着说:“真美。”

    我欢喜的差点跳了起来,抬眸看了一眼你,却只看见你脸上些许的苦笑。垂眸,我的嘴角依旧维持着微笑的弧度,心里却隐隐抽痛。

    二十多年,最好的年岁我们相依为命,或许也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相依为命罢。人与人之间是可以相依为命的,而我,只是个傀儡人偶。在那次偶遇后被买下,从此便成了你的影子。从烟雨连绵的江南小镇到瘴毒恣虐的苗岭南疆;从无边无涯的遥遥大漠到春寒料峭的极北雪原,我陪着你,无惧,亦无悔。但我想,你或许是悔的。我目睹了你为世人所诟,虽为书香世家子弟,却终日留连戏坊,不思考取功名,最终只携了我,只身离家。细细的银丝,是你牵着我,旋舞,扬袖,举手投足演罢一场又一场悲欢离合;却也是我用那丝线牵着你,一步一步,一笔一笔绘着你的人生之戏。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许是我演戏太多太久了,我有自己的思想,也有一缕魂,在没人的时候或许能偷偷的抬头望月,或者颤颤手指。我无数次欢喜自己是个傀儡,因为可以遇见你,无需理由在最好的年岁跟随你,只是看着你,在你身边就觉得很幸福;我无数次的憎恶自己是个傀儡,不能陪你说话,帮你洗衣做饭,甚至,在严冷的冬夜,你蜷在火堆旁入睡,不自觉的落泪,我都不能够抬手为你轻轻拭去。

    书生说想看一看牵丝傀儡戏,你欣然答应。盘铃声起,莲步轻移,我也开始随着你的双手轻吟,作揖,起舞。袖舞春夏,歌挽秋冬,浮名换了风流,十丈软红。红色的水袖轻甩,火光氤氲,我如精灵般舞动,伴着你的浅唱低吟,堇色的秀裙翩跹,我恍若自己真的活了过来,微微敛眉,唇角微扬,眼角的浅泪映着火光泫然欲泣:绣户未开,帘勾缠响,春阻十层纱帐;问秦淮旧日窗寮,破纸迎风,目断魂销。莫将韶光错轻付,当年粉黛,何处笙箫。

    细细想来,这是许是最美的一场了,观众虽只有一个,却是历尽人世沧桑,我,和你,再度上演这绝美的一幕,这一阙词,这一段唱,是这般贴合。一曲唱罢,书生又一次赞叹着:“真美!”你望着我,痴痴笑着:“是啊,她真美,从我看见她的第一眼起,我就爱上了她的美,可,她是虚无的,在这乱世,我纵然技艺再高超,也不过是个戏子,因为爱上了她的美,所以变得同她一样,也只不过是一个戏子。”

    我指尖轻颤,一种酸痛从心底慢慢氲开,流遍四肢百骸,这种感觉,我从未有过。你说爱我呢,你爱我……我却因此用浑然不见的银色丝线拴了你一生,也毁了你一生。

    渐渐地,你的手缓缓收紧,眼神也变得凄冷:“若不是因为她,若是我当初能习得一身才华,也不必在这严严寒冬衣不蔽体,饥不果腹,流离失所,没有家,没有亲人,一无所有。除了她,我一无所有。”

    我能感受到从你心底里传来的恨意,颤抖的手仿佛要把我掐死一般。我微微笑了。是了,这一天,终于来了。你恨我,我早就知道的,一开始你选择我,我便知道会有这一天,你的爱,也只是停留在你离开家里的那一刻。人世艰难,我看着你这么多年,受了这么多苦,我就知道总有一天,你会怨恨我带来的这一切。只是你不知道,你不知道我不仅仅是一个没生命的工具,不知道你爱上我的瞬间我也爱上了你,不知道你对于我来说,比这世间所有的所有都更重要,包括我自己。

    眉目低垂,终究,终究,还是让你恨了我。你恼怒的吼着:“一无所有!我活了一生,却还是一无所有,既如此,就让我彻底的一无所有吧!”你松开了那细细的银色丝线,甩手将我扔入火中。

    火舌包围着我,是这般温暖,如同你当初星一般的眸子,如同当初你温柔的帮我画眉,帮我绘了眼角的浅泪,如同你无数次抚摸我带来的触感,如同你颠沛流离时怀中的一缕温暖。

    太好了,你终于可以挣脱开那些我束缚你的丝线,我也终于可以,不会再继续被你怨恨,放开那些舍不得放开的,刻骨的,一生一世的纠缠。

    不知为何,我恍惚的能动了,于是我在火焰中站起,抬起头看着你,这张对于我而言如同整个世界的容颜,眼中的泪也终于落下。

    我按照你教我的,最庄重而温婉的姿势向你深深一揖,从今以后你不会再恨我了,而我也可以不再有顾虑的,带着对你的爱,彻底的离开。可我知道,你不会忘记我的。所以我又微微歪着头看着你,看着我最爱的你,发丝及腰披散在彩绸上,然后露出最甜美释然的笑容,至少等你再想起我,会记起我由衷微笑的样子。

    火舌终于把我淹没,隐隐听到骨头燃烧的噼啪声,我笑着闭上眼。我应该,比那些湿柴更好用吧。对不起,不能陪你同生共死,至少,让我还给你最后一夜的温暖吧。我无惧,亦,无悔。

    花颜倾,故人去,魂骨残寂不堪看。长亭一曲犹在耳,谁共我,笑语浅酌。且待来生续约,尽此杯,与君同醉。

    本文评论 (共 3条)

    • 孙雷霆 给他发短信:kuzao

    • 一炷香 给他发短信:这篇文章看了后,让我嫉妒了很久,文字太美!

    • 萧王 给他发短信:寓意深刻,偶人之恋比现实世界更铭心刻骨。赞。


关注成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