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交流QQ群:131705431
  • 文苑首页 >> 作文 >> 文章正文
  • 给异想天开一点尊重

    类别:作文 作者:丫丫 给他发短信 日期:2018/1/9 20:54:38 网友阅读:28次 网友推荐:1次  字号:   

    高二有个男孩,无时无刻不在异想天开。

    我不太喜欢异想天开的人,他们活得太飘渺,太虚幻,离开之后什么都不能留下。

    他每天在教学楼里晃荡。无论上课还是下课,都能在黑漆漆色的大理石台阶上瞥见他矮胖的身躯爬上爬下,似乎不知疲惫。他总是一路张望着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我们猜测,他是个思想诡异的人。

    没有老师管他,没有主任教训他。他就这样一个人,独霸着白墙黑栏杆,反光的深灰色地板,楼梯上土黄色的防滑双杠;还有课上扩音器的嗡嗡杂音,黑笔划过护眼纸质上的摩擦声…… 仿佛一切都是为他一个人设置的背景。我们猜测,他是个被放弃的人。

    我们只会在看见他时瘪瘪嘴,会在茶余饭后笑着谈论他的事迹。嘲讽地议论着他的行为举止,把他当作可怜又愚蠢的低智力儿童。

    可是在遇见我那天,他抢走了我的抱枕熊,舞动着那只小熊的双臂对我说。

    “你看,他在说话,他说我们是朋友呢。”

    我站在他身旁等待着他把小熊还给我,可他好像并没有那个意思。

    随着上课的铃声敲响,我只能一把夺过它,有些歉疚地看了他一眼,就跑走了。

    他们猜测,那个男孩只是很喜欢小熊。

    后来我听说他又抢了很多人的熊,会编很多莫名其妙的话说是小熊说的。有时是一句预言,有时是一句劝告,有时还是天马行空的猜想。但是他每次说的神情凝重,口吻真诚,仿佛是认为自己真的能听懂小熊说话。

    他甚至两天之后才把一只脏兮兮的小熊还给它的主人——一位乖巧听话的女生,他那时一边怜爱地抚摸着它毛茸茸的脑袋,一边感慨着跟它告别。在惊惶无措的女生面前纠结了好一阵子,终于缓缓抬起了头,那双眼睛似乎要荡漾出泪水。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:“小熊喜欢泥土,它说和你在一起都没有自由了,它更喜欢我呢。”小熊的主人当时又气又恼,红着眼眶脸颊抽搐地说,我不要了,你自己拿着吧。而他,仍然异想天开,太好了!太好了!它跟我在一起才快乐!这件事传遍了整个学校,大家对他,从嘲笑变成了唾弃。他们猜测,他可能是患上了妄想症。

    再后来,每个人都在传诵他的英勇事迹,不厌其烦,还不忘向里更添几丝色彩。他从人人心底里埋藏的笑柄,抬上了日光灯下的手术台,像个乞讨的重症患者,被一群顶着同情口罩的伪善者们剖析,胡乱的指示对方递来剪刀,想帮他把灵魂重新拼凑。

    某一天我开始重新思考那个喜欢熊的男孩。他看起来太傻,说话是稚嫩的童声,长得是小孩子肉嘟嘟的圆脸,他听不懂我们说话,从来不被尊重,从来不被理解,但他听得懂小熊说的话,那是善意的温暖的,不论是谎言还是他的心理安慰,但在他异想天开的世界里,他是被尊重的,他活的是有价值的,他是连接现实与幻想的摆渡人。

    某一天我开始重新思考他弄脏的那只小熊。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因为他太过孤独吗?他想引起关注吗?他是想要朋友吗?他真的不明事理吗?真真假假,捉摸不透。难不成那“泥土”指的是自然?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,有些苦恼。

    可是我又遇见了他,我感受到了久违的生命在跳动的撞击,压抑不住的好奇心从堆满泥土的坟墓中伸出了一只枯瘦颤抖的手。

    我只是看着他,欲言又止。他也用那双有些呆滞但依旧清澈的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我,我们是朋友,我们是同类,小熊告诉我的。

    我想起了曾经看到的那句话。“不用无限,就无法想明和看透这个人生;不用神话,就无法讲明和讲透这个世界。”我想起了曾经有人告诉我:“无论如何,你都要继续写下去,写出这世上匮乏的真实,写下那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。”

    我想起了曾经放飞的思绪,曾经混杂的意识,从单调的水泥板中裂开的缝隙,从大雪中偷偷混进的梅,当太阳消逝后洒下的肢体,当瀑布倾泻而下溅起的血液,还有我指尖敲碎的狂想曲,和那些用脑浆注满换来低分的考场作文。我的形容被否定了,他们说这太压抑;我的审美被否定了,他们说女孩子应该喜欢娇柔的柳;我的琴声被否定了,他们说我不够专业;我的笔墨也被否定了,他们说这得不了分。我没有得到尊重,于是就随他们去了。

   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,他是理科好到不用听讲也能全都作对的一个男孩,完全不是什么低智力儿童。因为他像是一棵露出嫩芽的小草,他接受他想要接受的知识。那些单纯可爱的数字,允许一个狂想者的异想天开,那是他创造的故事。尊重他的是一向冷漠理智的加减乘除,而不是本应鲜活灵动的文字;尊重他的是打印在纸上的几行字的题目,而不是本应善良有思想的人类。

    我曾是一个异想天开的人,我活的好踏实,好真切,我想我要留下我的内脏和我的头颅,那里有一朵不太好看的大脑,和一颗血淋林跳动的心脏。得不到认可和尊重也没关系,因为那是我真真正正的活过。

    我曾是一个异想天开的人,你们也是,可因为太匆忙,我们都将自己的筋骨勒紧,没有创造也没有希望,对于新来的意识存有戒备,可烙上“循规蹈矩”的纹身是我们自己,“咔哒”一声合上枷锁的也是我们自己。而尊重异想天开,正是尊重自己,面对自己。不然我们只是苟且地生存,却没有活着。

    本文评论 (共 1条)

    • 木道长 给他发短信:我张望却看到四周都是白色, 白墙,白地,和许多白人, 老师不知道我听不懂他们在说的内容, 我不想听别人的话,尤其是老师, 他们给我布置作业还要我自己做习题, 我从来没有写过作业, 我去洗手间,看着镜子说, 这个不是迈克尔·奥赫。 ————《白墙》


关注成功!